林才牢

沉迷彩六无法自拔的老司机。

[watch_dogs]安和桥(jordi中心)

*听到 安和桥 这首歌的时候,突然出现的一个脑洞
*一个非常bug的私设
*约尔迪中心抱紧我
*真.一句话狗秦,慎入



  约尔迪.秦在来芝加哥的路上,甚至都是有女朋友的。
  和他一样是个善良乐观的女孩,叫青。他们彼此相爱,尽管不缠绵不寒暄。约尔迪常常会想起她来,甚至在芝加哥开会的时候也是如此。他会想想青爱吃什么,或者是从芝加哥空运过去还是自己带过去会比较节省时间这样的问题。
  但是这一次他到芝加哥足足留了两个月。两个月没有联系家乡的亲人,也没有人来联系他。直到最后他忙完公务,母亲来电话说青死了,跳河自杀。
   她死在安和桥下的河水里头。
   约尔迪从此留在了芝加哥,十年间一次也没有回去过。老家显得再没那么重要,和母亲的联系虽说没有间断却也渐行渐远。他头一回尝试到被城市揪住的滋味,无力回天的感觉无时不刻地敲打着他的心灵,蒙蔽他的眼睛,所以他做上了现在的这一行,所以他碰见了艾登皮尔斯。
   第十一年的时候他决定离开“倒塌了的”芝加哥一阵子,回乡探探亲。因为他快忘记自己老母亲的音容相貌了,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他只身一人回到了杭州,路上走走停停转了很多的城市,见到很多的人,转了很多趟车。母亲仍然是记忆里的模样,眉眼弯弯有着江南的韵味,笑容里藏着岁月的劣迹。家人终于不可避免地提起青的事情,见到约尔迪豁然的样子大家放下了十年来压在心上的大石头。青是因为相思入疾才会投河,十年前母亲没有提,约尔迪自己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可惜了一副好心肠和好相貌。约尔迪不可避免地来到青的墓前。他的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满天星,将它轻轻放在青的墓碑旁。照片上的女孩儿定格在十年前,并且再也不会回来了。约尔迪盯着照片看,他回想起一些当年的事情,他想起他曾攥着青的手带她避过朝霞下小石子路上驶来的第一辆车。是这样,他始终没有办法帮她克服生活万难,可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这就没办法了,他心里没有悲伤了,更多的是叹惋,而更多也是对他自己。
   青的母亲托人在墓地里找到了正准备离开的约尔迪。那个人说,其实十年前青是洗衣服的时候偶然掉进安河里去的。王家老父亲在河边发现女儿尸体的时候,顺便将旁边的衣物篮掷进水里流向下游去了。王家不能承受丧女之痛,思来想去他们决定让更多的人来承担这份痛苦,还为此让秦家赔了不少礼赔了不少哭脸。现在他们觉得是时候说清楚了。
   那人走了,秦仍然站在那里。他想,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一个姑娘。秦家世风日下,长子约尔迪.秦的叛众离亲,这一切伊始,只是因为我爱一个姑娘。
   他开始想到现状。他在芝加哥,干活儿危险而忙碌。他可以跑,并且他得跑,跑遍整个芝加哥或者整个美国或者全世界,但是不可以脱身。他开始窒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芝加哥的恶意压得喘不过来气。谁都没有错,谁都得继续活下去,谁都得接受命运,但是他想要以更加简单的方式放弃一些依稀存留的感性。
    他想要在夕阳下来一支烟,但是身体不由自主地被情绪支配者,他的理智的灵魂清醒地在一旁看着。他看到秦的眼角有些红,还有一些夕阳的颜色。他看到秦的手握住墓碑跨过去,打量起悬崖来。他看到艾登皮尔斯伸出他的手,将秦一把从悬崖边上拽了回去。

想好好写点东西。
是个交障,什么也不会。但是喜欢同人,通常蹲冷坑只得自己割腿肉。
想要认识更多旁友。
lof奇怪。明明知道萌这个cp的不止自己一个,但还是会觉得非常孤独。

【jack】choke

其实是JD正篇儿weakness里面的片段【并没有正篇
自从入了欧美圈儿总在写一些自己不知道在干嘛的玩意儿
关于JD jackxdante这对魔性的cp 是在某个modle站上看到了同人图 觉得很甜的样子 吞了把刀片【。
想连成一个故事的一堆短篇会陆续发上来【其实还没写
因为是个不那么重格式的朋友所以……
以上。
-
从小就被告诉墙的另一端有腐尸 活的那种 但是jack不信邪敲开了墙……结果真的有那玩意的故事
-
【jack】choke
“你需要一些下午茶的开胃菜?”
jack拿过被角,固定在在刚刚倒在他身上的dante的腋下。
“你知道我不会讲笑话。”
“我愿意听,无论多冷或者多没有意思。因为我很无聊。”
“事实上不会那样的。”
jack把手搭在dante的背上,压住他的脊梁骨。后者小幅度地挣扎了一下,jack立刻松开了手。
“别紧张。”dante把脸埋在被子里,说话的声音闷闷的。“我要睡了,来讲个故事吧,没意思的更好,有益入眠。”
jack低着头。他竟然真的想到了。
“1935年,那时候我只是个普通人。还没有出现任何改造人。实际上整个改造人计划的初衷是为了复活在这件事中被屠杀的整个种族。他们想要基因,我没有给。”
“所以你要给我?”
“闭嘴听着。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千万不能打破linbo,那道看起来蠢毙了的墙。我经常在那儿练枪法,但是看起来很奇怪,要对着一个地方打完一整盒弹匣才能在墙壁上留下弹痕。”
“我于是对这堵墙兴趣盎然。回想起来几乎整个第一年佣兵计划的所有休息时间都被我用来拆这面墙了。当然我没有成功,但是我挖出了一个很小的洞。”
“事情就是那是开始变得不对劲。我家离那堵墙不远,就在两三里开外。我们都听见了一些叫声,毛骨悚然的。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是什么问题,只是抱怨着,希望这该死的嚎叫能早日消停下来,只有我知道linbo墙缺了一块的事。”
“我们都快要习惯这种叫声了。我还记得,那天我的母亲在我出门之前呢喃着什么,我听见了,但是叛逆使我没有搭话。你猜她问什么了?”
“……中午想吃什么……?”
“不。她问,今天要去linbo吗?”
“从小被教育远离linbo.这使我拒绝回答她善意的关心。我像往常一样来到linbo。可我忘了什么东西。”
jack轻轻吸了一口气。
“日子。那天是种族终央的日子。我几乎忘了。应该是族人都围绕着泉水,长老们在祈福的盛状了。就在我要跑回去的时候,linbo出了些状况。”
“我并不能描述。它……当时像是闪着五颜六色的光,但是视觉上并不觉得混乱。我鬼使神差地向前,我伸手推了linbo,它就动了。在这之前,一秒钟,我听见母亲的声音在说,【不要去linbo边境.】”
“砖头就像纸屑一样飞开。那个大家伙,比我高一个头,眼睛血红,没有皮肤,我只是在用人来打比方,或许那根本不是眼睛。”
“懂。”
“我闻到一股腐臭味。强烈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大家伙开始挪动,他身后的家伙也都跟着他。我看见他们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等他们走远,我忍住要流泪的冲动,偷偷从建筑的缝隙里看。被碰到的人,有的化成黑烟,有的像被强酸腐蚀了,胳膊肘上连着的皮肉摇晃着半块发黑的前臂骨。有的人从七窍流出绿色的粘液,还有的人全身的毛孔同时渗出油脂,像一块风干的柴火。”
“不必描述的这么具体。”
“必要的,并且也没了。”jack摇了摇头,“那时我在想,屠族的人就是我。”
一阵沉默。
“尴尬的是他们放了我一条生路。这让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然后我接受了改造人的计划,去除了所有和力量转移有关的基因。后来科研人员问我,‘你知道塔克拉76号边境?’我忍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他是的。”
“他开始告诉我,边境计划几乎是灭种计划。单数号边境研究天文科,双数号研究科学科。如你所见墙后面是所有的实验失败品,他们都曾是边境计划的居民。”
“当然,我知道你还有疑问。史莱姆们……他们只屠了边境76号,选择了自首。没办法这些人都是善民,他们对政府抱有幻想。”
“他们那天被集体焚烧了。就在我们军队驻守的荒区边。原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是用来干这个的,当时我们表达出了震惊,而行刑官只是白了我们一眼而已。行刑官开始布置一百立方厘米的天然气,在一个体积差不多的坑里面,把所有史莱姆放了进去,他们掩上了土。这群可怜的生物始终以为他们要接受的是治疗,实际上这是他们投降的条件之一。但是他们却从容地走向了秘密处决。”
“土块掩不住尸臭。熏到所有人的眼睛都肿了不止一圈。”
jack抚摸dante的肩。他感受到后者皮肤上的鸡皮疙瘩和紧绷的肌肉。
“我差点儿就忘了这事儿了。今天一讲才想起细节。”
“谢谢,是个能令人将午饭都吐出来的故事。”
dante说。他不想承认到现在他的胃里被没有像他自己预料的那样开始翻江倒海。相反的,它很平静,像jack一样。jack摸他的手烦得跟跟猫爪子没什么两样,可恨的是他还常常说睡着的dante就像一只大黑猫。
好了,现在他可以开始安心睡觉了。

【教程】手机lofter如何设置超链接

十里荞:

谢谢太太……!!


堇斤:



与tag无关致歉_(:з」∠)_但是看到很多姑娘不会用手机发超链接的样子,这样的话阅读也比较费力,因此还是斗胆发出来了。
如果觉得这样不好的话我会把tag删掉!对不起!QWQ




格式如下
先打出<。a。 targe。t。=(请自行去掉句号)




注意a和target之间有空格,其他地方均没有空格




接着="_blank" rel
然后="nofollow" href
然后="要放的链接" >
接着写出“链接说明文字”
最后打<。/。a。>




不连着一起打的原因是这些代码一起打出来就会自动生成链接_(:з」∠)_




不知道能不能看的到,总之先试试吧
范例:
随便丢个链接

最后,手机自带剪贴板很方便w强推


【马艾】time.(二)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但是我竟然更文了.
好方.
微博@林才牢s
一起来玩呗๑乛◡乛๑

  消失的是马尔科。
  在他醒过来的时候,环境丝毫没有懈怠地跟着变化了。血管跳动的声音从刚开始运作的大脑中传来,疼痛一直延续到耳膜。马尔科睁开眼,那个孩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哪怕手上关于头发柔软的触觉仍然存在。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意识就像只中断了一秒钟,但这种宿醉的感觉真实得让他觉得自己很可能已经醉了一宿。等疼痛感稍微减轻一点,马尔科撑着脑袋扶着椅背站起身。
  玻璃破碎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粹不及防。宽广的大厅将声音放大数倍传达到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心跳都不得不加速。本来耳膜就阵痛的马尔科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跟着这吊灯一起爆炸了,但是除了忍受更大的痛苦之外他并没有出什么问题。
   他的视野现在才变得清晰起来:他在一个豪华大厅的不起眼的小角落里。因为吊灯的坠落每个人都显得局促不安,侍应生和保安围在被吊灯砸坏的那块大理石边,玻璃渣集中分布在吊灯周围,成堆的玻璃渣不远处一个少年正小心地起身。他的手臂上蜿蜒着被玻璃划破而流出的鲜血,走路一瘸一拐,脚踝处淌出的血被他的脚步刻画成深深浅浅的鞋印,鲜红色铺在大理石上刺激着感官。
   人群正有序地离场,谁也没有注意到少年的存在。马尔科隔着大半个大厅看着少年艰难地移动,脚印的红色越来越深。少年有一头乌黑的发,跟那个孩子一样,马尔科想道。对柔软触感的记忆浮上脑海,不由自主地,马尔科开始朝那边迈开步子。
   然而人群中也没有谁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对马尔科而言,人们的有序变成了蛮不讲理,而他却是导致这个变化的罪魁祸首。这些惊恐的人以各种方式阻拦着他的前进,导致了马尔科始终只能在这个小小的角落里做一个观望者。他顺着少年前进的方向看,那里放着大大小小的医药箱。但是少年的动作渐渐缓慢,前进的步子变成了挪动,还是没有人注意到他受伤了。
   马尔科很清楚失血过多的后果,尤其是看到少年身后的血迹而判断他的出血量的时候。这个少年会死,马尔科冷静地告诉自己,因为自己是整个大厅中唯一可能帮助少年的人。马尔科听到了强烈的心跳声,咚咚咚,咚咚咚。虽然逐渐变得缓慢,但仍然有力。自己应该做点儿什么,他想道。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而它正在流逝。
   他的心跳几乎和少年重合,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马尔科突然意识到自己和那条生命可以以各种方式产生千丝万缕的关系,比如现在他要阻止少年的死亡。
    人群变得更密集了,马尔科发现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是一样的,他们排着队列匆匆地奔向自以为安全的场所,冷漠和自私通过看不见的地方表露出来,所有人都是这副模样。马尔科挤进人流,拼命想要穿过去,但是却被人流推得越来越远。他还能看到少年,他看到他终于打开了医药箱,握着绷带的右手无力地下垂,就像破了洞的纸风筝在最高空栽倒下来似的,没有丝毫犹豫,少年倒了下去。
   他看到少年脸朝下摔倒在地上,插在胸口的玻璃碎片把握住机会,一鼓作气穿过了少年的身体。已经没有红色的液体能让它彰显自己的胜利了。玻璃反射的日光照进马尔科的眼睛,他认出了这道光,和没有尽头的小路上艳阳所照耀的是一样的存在。就在那一刻,心跳声的合奏被破坏了,只留下他的心跳孤零零的弱下来,慢下来。随着人流的方向,马尔科只看到一片刺眼的白光。

练笔题记录 转

siriua:

#写手初级3题#


1)一篇甜文.


2)一篇虐文.


3)先甜后虐.


#写手中级5题#


1)先虐后甜.


2)不虐不甜的日常但让人有看下去的欲望.


3)R-15


4)自逆cp的R-15


5)先甜后虐再甜中间有大片写景字数不超过1500.


#写手高级7题#


1)以受的视角写篇R-18.


2)拆了本命cp的甜文.


3)以小学生流水账的写法写虐.


4)尝试最喜欢的文风.


5)150字阐述本命的一生.


6)100字一篇虐.


7)两小时一篇虐字数大于2000.


#写手精分9题#


1)以一方死亡梗写篇甜文.


2)以两人死都没有在一起写篇甜文.


3)清水文.以[他们相拥结合]做结尾.


4)肉文.以[他们什么都没做]结尾.


5)R-18.


6)找出原来的一篇甜段子用原梗写篇虐.[用那个梗.不是续写噢.]


7)找出原来的虐段子用原梗写篇甜.[注意事项同上x


8)婚后离婚再结婚梗.


9)1000字贯穿5种文风.



【马艾】time.(一)

    “I am sorry,time is he?”   
  马尔科青睐这家永远都没有酒保的酒吧。看似没有人打理过的店面散发着新翻修的味道,时间好像并不会稀释有毒的气体,它们总是萦绕在马尔科的周围,总是打扰他喝酒的雅兴。半个月前,他正式丢了工作,无处可去,直到来到这家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凭空出现的酒吧。马尔科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任何店员的出入,但是等到翌日醒来,就像并没有人来过似的,痕迹全无。他打碎过一个瓶子,第二天玻璃渣会变回它原本的样子——一只酒瓶。马尔科盯着它出神。奇迹啊,他假装要说服自己似的,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来。马尔科没有忘记当年五湖四海的朋友们,也没有排除谁会接纳一个流浪汉但是避免伤到他自尊的可能性。呼,就像这样,这又变得很无聊了。  
  安逸总是带来死亡。马尔科小心地将酒瓶放进酒柜——他不想为难善良的朋友们——终于决定出去走走。盛夏的艳阳笼罩一切,色彩几乎只剩下刺眼的白。耳中只有清脆的蝉鸣声,没有行人的人行道,绿灯俶尔变红。马尔科耷拉着眼睛以防更多的阳光洒进来,拖着步子向前挪动。肌肤下面的血液加速运动,皮肤上却渗不出汗水来。眼前的道路能够看得到远方,曲折蜿蜒,景物越来越少,道路越来越窄,直到变成一个小点儿。那儿也许是尽头也说不定,马尔科想,糟了,我竟然没能走出天圆地方的悖论。他意识到自己也许处于一个平面内。不是圆的不是圆的,他想了想,这儿不是可不要不是地球啊。  
  他给自己证明了这是个蒸笼,不是在地球上。虽然说服力真的很弱,但强迫自己相信还是很容易的——但其实他并没有这样做——天生冷静沉着的男人感觉到在烈日下热血沸腾是件很容易的事,于是他决定向前走。植株和水源呈地带性分布—这里并不是地球—往后走,只有依稀可见的草地和他相伴。马尔科发现这恐怕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没有一个人的道路没有为他的猜想提出证明。不是害怕只有一个人,只是略微觉得诡异。真正的惶恐与不安扑面而来使他快要相信这些傻话了,直到注意力被分散——马尔科看到一个发色火红的孩子,脸上有着依稀可见的雀斑。这是走出酒吧以来遇到的第一个人,马尔科感到很欣慰。“嘿,前面的小朋友,”马尔科喊道。“你知道这条路通往哪里吗?”孩子金色的眸子盯住他的,没有说话。马尔科觉得有点心悸,正要开口,面前的孩子突然倒了下来,脸朝地,估计摔得不轻。马尔科把孩子扶起来,发现他是因为缺水而晕倒的。额头上还有一块水泥地上碰伤的创口,暗红色的血液汩汩往外流淌。马尔科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开始产生酥麻的痛感,视觉上触动了条件反射。看着都很疼,他伸出手,触碰到孩子额头的瞬间,消失了。
  

   我猜,大概是有二的.   
   下周同(bing)一(mei)时间,再见。